古典吉他与爵士三重 奏协奏曲 by 克劳德·波林把

View on YouTube: Bolling_Jumez

Jumez plays Bolling

 克劳德·波林给作曲艺术带来了一 种即兴创作的感觉。他是一个即刻定居而又流浪,严谨而又自由,成熟而又清新的人。

 
古典吉他与爵士三重奏协奏曲是这种创造性二分法最成功的成果之一。弹拨的声音和敲击的音符巧妙地交织在一起,没有任何冲突——这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壮举,因为脆弱的吉他在键盘比赛路线的重压下很容易被压制。事实上,很少有作曲家能接受这一挑战除了马里奥·卡斯特尔努沃-泰德斯科(Mario Castelnuovo-Tedesco)在他美妙的《幻想曲》中能达到这一地步

 优雅而有力,这部作品——也许有人甚至会说是大师之作——是一个组曲,它的每个乐章都是一个新的发展,其中的每处不和谐音都隐藏着一个宝藏,其中的每个段落都体 现着一种情感。真是一次难得的盛宴!

这首协奏曲最初是与已故的亚历山大·拉戈亚(Alexandre Lagoya)一起创作的,在帕萨迪纳与著名的钢琴家乔治·希灵(George Shearing)举办了一场音乐会之后,安吉尔·罗梅罗(Angel Romero)建议再创作一段乐章(终曲)。.

F就我而言,1978年,我和作曲家在圣马丁门剧院(一家颇受欢迎的巴黎剧院)首次向巴黎公众展示了这部作品(至少,这部作品一天也没有老去!)接着是一次省际旅行。然而,我不敢把我的巡回演出(当时的)的疯狂节奏强加给这位德高望重的作曲家,我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一系列音乐家寻求帮助。而且结果并未让我失 望。例如,在旧金山,协奏曲庆祝了法兰西联盟的成立。当时我的钢琴师是雷·布莱恩特(Ray Bryant)的弟子,当他看到这首协奏曲是受到他大师作品启发而创作的作品时,他的热情就更加高涨了。我把这首协奏 曲带到了俄罗斯、台湾、非洲……在哥伦比亚大学(俄亥俄州),我与一位钢琴酒吧的演奏者一起表演,他即兴创作的技艺如此高超,以至于这首协奏曲几乎无法辨认,但仍 然精彩绝伦!(是的,克劳德,确信无疑 !)在库拉索,这种古典音乐和爵士乐的精致混合震撼了形形色色的观众。1989年,我以吉他独奏《马赛曲》(La Marseillaise)拉开了休斯顿音乐节的序幕,随后,在三位令人难以置信的德州音乐家的伴奏下,演奏了我们的协奏曲。 在华盛顿艾灵顿公爵音乐学院,在这个充满本子曲和即兴音乐的圣地演奏是另一种令人难忘的经历。在南非,1991年与法国恢复文化交流,以此协奏曲进行庆祝,获得了多种族听众中所有阶层的赞赏。与此同时,在古巴,这 首协奏曲明显带有一种萨尔萨舞曲的味道,但却让我受邀与国家交响乐团合作一起演奏雅克·卡斯特(Jacques casteredede)的《吉他与管弦乐队协奏曲》。在我巡回演出的过程中,作品常常是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即兴演出,却总是让各种肤色或信仰的观众感到惊 讶赞叹。

 今晚是克劳德·波林把我介绍给我的伴奏埃尔韦·塞尔林Hervé Sellin的,他说:“这位钢琴家是独一无二的:他把古典风格与完美的爵士乐感结合在一起。换句话说,他就是这份工作的最佳人选!我们在伊斯坦布尔音乐节上第一次一起表演。我们受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欢迎,很快我们就把所有关于进行曲 或蓝色回旋曲的想法从土耳其观众的脑海中抹去了……现在我们一切进展顺利。下一站是在帕皮提,票价很贵。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在每个塔希提里面,都有一个吉 他手试图逃脱。今晚加入我们的打击乐手翁贝托·帕格尼尼(Umberto Pagnini,)和我们一起巡演。我最近又在网上找到了翁贝托。重燃我们的火焰是他的主意。当然,我们在岛上重聚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好吧,《大海之歌》并没有立刻唤起塔希提岛的魔 力,但在附近并不缺少(摄影棚里的)鲨鱼。

快速查看此协奏曲

   1.      1. 西班牙舞 我们在吉他和钢琴的活泼对话中插入舞蹈——分别对应女性和男性元素——在低音提琴和鼓的绝对支持下,在此情况下完全取代了传统的节奏功能。蓝调段落几次回到切分音的乐章的最 初动力,构建出一个壮观的渐强音。
   2.      墨西哥 这里没有对墨西哥流浪乐队的召唤,更多的是对一些玛雅人和西班牙混血美人的颂歌。5/4的节奏会产生一种不对称感,但并不会导致任何的不均匀。每一拍都要求跳跃到下一拍。旋律流淌,眼睛变得 沉重,盒子合上。让自己随波逐流。
   3.      
创意曲在他的时代,雅克·路西耶(Jacques Loussier)将节奏部分与巴赫赋格曲联系起来。在这里,波林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原创的作曲,但成功地平衡了四个主人 公的音调,在一个优雅而谨慎的奥德赛中融合在一起。
   4.      
小夜曲 为什么是小夜曲”,克劳德?正是这篇乐章应该被称为发明”!首先,吉他划出了一个符咒限定进程。当你认为你已经走到旅程的终点时,三个伴奏乐器突然步入,在波萨诺 瓦节奏的基础上给了这首曲子一个广大无边的维度。与其说是对位,不如说是反攻!当言语第一次组合在一起时,诗歌就产生了,而这首诗就在这里进入了一个完全诗意的维度。没有人能预料到 会有这样的效果。必须得有人鼓起勇气去尝试。
   5.      
狂想曲 一首狂想曲就是一次组合。就像一瓶好酒,必须适量饮用。通过孩子们自己哼唱的曲调,我们从简单直接的旋律发展到复杂 的乐章。快速而严谨的节拍器伴着自由而慵懒的自由节奏开始烹饪
   6.      
非洲 我们在节奏大陆上安顿下来。用艾灵顿公爵(Duke Ellington)的话来说:它没有任何意义,即使在这里它也没有那种摇摆感,尽管有三种强大的乐器的强势存在,多亏了完美圆润的作曲,吉他才有了自己的特色
   7.      
终曲 就我个人而言,我会把它叫做花束这篇乐章如此特殊。协奏曲的元素回归了,但脱离了它们的背景。大结局是一个谜题式的结构,将整部作品置于透视的视角中, 颇有些自嘲的意味。即使到那时,我们也意识到它还没有结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说过了,新的声音组合和多种节奏仍有待发明。这个更新显示了被乐谱束缚的作曲家和不断渴望音符的即兴演奏者之间的紧张关系。在这一乐章中,另一个神奇的惊喜 轰炸出酸爽之感,这已经成为老流浪者克劳德·波林的目标。

Jean-Pierre Jumez

让·皮埃尔·居梅
Authored and hosted by EDIT - Copyright © 1997-2020 Edit - Easy Does I.T. - Internet & Transl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